【壯麗70年】秦海生:這輩子, 軍人本色不改!

發布日期: 2019-08-09 信息來源: 柳亮 點擊次數:

篮彩让分胜负加时算吗 www.dioyi.com

 

  經過天安門前被毛主席檢閱,當過賀龍元帥的機要通信員,在火炮前經歷生死考驗,在“居延?!筆呶攔?,走街串戶點亮萬家燈火……回望走過的路,經過的事。這輩子,感謝八路軍,感謝共產黨。

title

  到如今,83歲的秦海生已別無所求,唯一的夙愿就是:真到那一天,一定要穿著軍裝“走”。那身軍裝,是老人一生的榮光,他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軍人生涯終得圓滿。這輩子,軍人本色不改!

投身抗日“小八路”

  秦海生出生于1937年元月,從四五歲記事起,聽到鬼子來了的消息,秦海生就跟著家人還有村里人一道沒命的往山里逃,慌忙失措中,裹著小腳的媽媽總被落到后面,秦海生眼見遠遠地出現鬼子的行蹤,又踉踉蹌蹌地折回來催促媽媽“快些!快些!”只恨不得能拉著媽媽逃得越遠越好。

title

  直到1942年,賀龍(時任晉綏聯防軍司令員)帶著八路軍來了,鬼子被打跑了,這種驚恐逃難的日子才算是結束了。秦海生光榮地成為一名兒童團小隊員,站崗放哨、查路條……“我還幫著挖過地雷坑,也是為打鬼子出過力呢!”那時候,埋地雷工作都是民兵來完成,打鬼子都是八路軍沖鋒在前。直到現在,回憶起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老人說話間依舊透著自豪。

入伍小兵不如槍高

  日子算是太平了,一天三頓吃野菜喝豆面糊讓正在長身體的他常常半饑半飽。1949年1月1日,12歲的秦海生終于在臨縣正式參軍入伍??醋潘嘶姑揮姓接訓鈉呔挪角垢?,部隊特地為他配了支只有1米多高的馬步槍。老兵們總是心疼他瘦弱,吃干飯的時候盡著讓他放開肚子吃;部隊每次拉練跑步時,總讓他跑內圈;勞動時總讓他干些輕省的活兒……那時他在照護那些躺在擔架上渾身血淋淋的傷員時,才真切體會到:老百姓的太平日子是解放軍流血犧牲換來的!

title

  入伍一年后,大部隊要進軍大西南,大概是怕他年幼不忍離家,首長關切地問他“是愿意留在家門口?還是跟著部隊走?”“咱們部隊走到哪里,俺就跟到哪里!”13歲的秦海生懵懵懂懂也不知四川成都是個什么地方,只是鐵了心要跟部隊走。

  1950年,在川西軍區,秦海生成為軍區司令部機要科通信員,嚴守組織紀律、保守軍事機密,從那時開始融入他的血液中,以至于到如今,也只有家人知曉他當年不僅是賀龍元帥部下,還向賀龍、鄧小平數次面呈軍情電文。

  記憶中賀龍司令總是很威嚴,讓秦海生不由得心生敬畏。他唯有一邊學習認字,一邊恪盡職守,方不辜負部隊對他的培養。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3年間,司令部十幾個機要通信員只有他干得最久,最終也印證了首長對他的看重——老實本分、穩重可靠。從山西到四川,少小離家三年,與家人連個照面都沒有,哪能不想家、不想親人?回憶起那時少年背井離鄉從軍經歷,秦海生只是輕輕地感喟:“吃一頓面條真不容易??!”

成長在炮兵

  1952年,部隊重組,秦海生被分至炮兵團49團,開始了炮兵生涯,并于1956年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從1957年到1960年在北京炮校學習期間,在祖國的首都,留下秦海生人生最幸福的記憶:最榮光的時刻,莫過于1959年國慶10周年閱兵,他從天安門城樓前經過,接受毛主席老人家的檢閱。最喜悅的時刻,則是秦海生和戰友的妹妹結為夫妻,有了自己的小家……

title

  隨著學習生涯的結束,許是機緣巧合,1960年2月,秦海生在闊別11年之后重新回到了山西——自己參軍時的“起點”,此時他已從“人沒槍高”懵懂小兵成長為身高體壯的炮兵技術干部。1960年11月,六十二師奉中央軍委命令,脫離北京軍區和二十一軍建制,轉隸蘭州軍區。秦海生所屬的炮兵團由山西臨汾移防至甘肅平涼八里橋,并響應號召墾荒自救、備戰訓練。在部隊的大熔爐里,秦海生從一塊鐵石鍛造成一塊精鋼。

當兵不怕死 怕死不當兵

  在平涼八里橋炮兵駐地,秦海生經歷了此生最驚心的事情。1964年7月23日,伴隨著凌晨緊急集合的哨聲,一年一度的大比武實彈演習開始了,拉炮車、構筑工事,占領陣地……瓢潑大雨考驗著戰士的意志和軍事素質,秦海生和戰友們將僅有的兩件雨衣披到了炮彈和引信上,個個卻淋得像落湯雞。就在緊張的實彈裝填后,120迫擊炮卻意外發射失敗——炮彈卡在炮膛中間了。在部隊,實彈演習視同實戰,身為炮陣地指揮員的秦海生果斷號令連里其他人員隱蔽,只有他和三連一班長田春福守著炮身,按照指揮所下達的“捅彈”指令,由他監護一班長現場緊急處理發射故障。這種迫擊炮爆破半徑為50米左右,一旦就地爆破,就連鋼鐵鑄就的炮車都全部炸毀,近前的人必定血肉橫飛……此時沒有不怕犧牲排除萬難的決心,萬萬不敢上前。當炮彈最終在炮膛歸位后,隨著一聲“點火、開炮”的指令,迫擊炮彈準確命中目標。不僅順利完成作戰任務,更“保住”了三連的炮車和戰士的生命安全?!暗筆輩慌侶??”筆者小心翼翼地問道,“當兵不怕死,怕死不當兵”盡管退伍多年,秦海生此時答復口吻一如既往地堅決。

title

離家戍邊保衛“酒泉”

  直到1967年,秦海生所屬蘭州軍區62師(守備師)炮兵團正式移防石嘴山。秦海生所在連隊被安排駐防在石嘴山大武口供電所,算是此生與電力第一次結緣。已是四個孩子的父親的秦海生此時將家正式安在了大武口。終于一家人不用到處漂泊,過上安穩日子了。月有陰晴圓缺,隨著1969年珍寶島戰役打響,中蘇戰事吃緊,蘇聯覬覦中國酒泉發射中心,企圖把中國剛剛起步的航天軍事扼殺在搖籃里。在中蒙邊界,中蘇兩國緊急調兵對峙。秦海生離家隨蘭州軍區守備師應召戍邊備戰。

  四年來,在居延海那片廣袤的沙漠戈壁,他作為營級干部和士兵一起住在“地窩子”里守衛邊疆保衛酒泉,也了解到這片戰略要地獨具特色的風景線——兵比民多,電桿比樹多。有時會看到那個類似腳手架的建筑物上冒起火來,他知道,那里在發射比高射炮射程更遠威力更強的“導彈”,保衛國家安全。1970年4月24日,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用長征一號運載火箭在這里發射成功。1973年,中蘇戰事稍有緩解。緊接著,家里發來急電:妻子病危住院,擔心妻子安危,想到四個孩子無人照看,秦海生心急如焚。作為一名軍人,他為國已盡忠;作為一個丈夫、父親,他卻不能為家盡責。在得到部隊準許后,他火車換汽車不停歇地趕了4天3夜,心里恨不得飛到家。半夜,走到那排熟悉的平房,燈黑著。敲敲門,里面有動靜,但門依然緊閉著。他想起來了,妻子病重住院,家里只有四個孩子。他走到窗戶前,輕輕敲著玻璃,呼喚著孩子的小名?!巴飛嫌瀉煳逍?,是爸爸!是爸爸!”四年了,孩子們記憶中已經模糊了爸爸的模樣和聲音,但他們相信:這個頭頂紅五星的人一定是爸爸。

供電服務為人民

  1973年10月,曾經那個指揮幾百多人榴彈炮營的技術干部變成一名人民電工。他永遠記得臨走時部隊首長的叮囑:退伍不褪色,不能回到地方搞特殊,要永遠對得起曾經身上穿的那身軍裝。

  大武口,曾經這片“風吹石頭跑,不見樹和草”的戈壁荒灘,因煤而建,因煤而興。自60年代開始,隨著寧夏第一座坑口火電機組的投運,在國家三線建設號召下,在來自張家口、淮南、撫順等廠家的技術工人援建下,70年代,總機修廠、西北軸承廠等相繼投運,讓這里成為西北重工業基地。一級級電桿用堅實的步履前行拓路,一條條電線縱橫交錯點亮這片希望的土地。

title

  當供電所支部書記時,在部隊養成的任勞任怨、勤懇務實的作風,讓他已經習慣用行動表率在先,苦干沖在前,累時不退縮。抄表、收費、爬桿、擦瓷瓶……只要是供電為民,秦海生從不提要求、搞特殊,從頭開始學,樣樣認真干,人民電業為人民。他就像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

  就像曾經在平涼八里橋駐防墾荒時那樣,1974年,秦海生帶著同事們從一磚一木起動手改建廠房,齊心協力組裝設備,熱火朝天生產建設。電力工人成為這片荒灘開發建設的先鋒兵,有了電,就可以打井提水;有了電,就可以帶來光亮。秦海生和同事們揮起鐵鍬、甩開膀子苦干實干,硬是人拉肩扛立桿架線,從石嘴山第一座變電站110千伏大武口變電站起步,架設起一條條電線播撒光明,點亮這座移民城市的希望。從此,有電的地方有了綠意、有了人家、更充滿了生機。

  曾經在川西軍區司令部從事機要通信工作,養成了他嚴謹沉穩的性格,以至于到如今,許多相處多年的老同事都不知道他當年不僅是賀龍元帥部下,還向賀龍、鄧小平數次面呈軍情電文。

  曾因工作瑣事被他人一時誤解,身高1.78米軍人出身的他被人一拳打得鼻子流血,卻硬生生地忍住沒有還手。從軍二十余年,軍人的一言一行已經滲透到骨子里了——一顆紅心擁政愛民,軍人的拳頭只對準敵人。

  伴隨著電網建設發展,在大武口這片荒灘上,來自五湖四海的勞動人民一道援建大西北,高大的廠房拔地而起,機器的轟鳴奏響“備戰備荒為人民”的戰歌,作為人民電工的秦海生也融入祖國建設發展的洪流中,扎根大西北,在平凡的電力崗位上踐行自己的使命。

  無論是保家衛國的解放軍戰士,還是點亮萬家燈火的電工,在為人民服務路上,他不負使命!更無愧于自己當年在黨旗下的錚錚誓言。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時期,從火線戰場到供電現場,再苦再難都挺過來了。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八路軍就沒有我秦海生!”多少年來,每次說起這句話,秦海生依舊情緒激動、聲音有些哽咽。

 

相關鏈接